丹青新闻网正文

瑞士人穿黑衣为冰川送葬,为全球气候危机敲响警钟

2019-11-07 21:46:25 阅读量:952

原标题:瑞士人穿黑衣为冰川送葬,为全球气候危机敲响警钟

[环球时报德国特约记者青木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刘浩然]冰川葬礼!据瑞士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扫视报》23日报道,瑞士气候学家当地时间22日为阿尔卑斯山冰雪枯竭的彼得冰川举行了隆重的“告别仪式”,正式宣布冰川“死亡”,并再次敲响全球气候危机的警钟。根据世界气象组织的观察,人类在过去五年中经历了历史上的“最热时期”。冰川加速融化,海平面持续上升,自然的反应就在眼前。

瑞士的“冰川挽歌”

当地时间22日,一支奇怪的“葬礼”队伍聚集在瑞士格拉鲁斯山。大约250名当地居民、登山运动员和环保主义者身穿黑色衣服前往海拔2700米的毕达哥拉斯峰。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并为迅速融化的毕达哥拉斯冰川举行了“告别仪式”。伴随着阿尔卑斯长号演奏的葬礼音乐,随行的牧师和环境科学家分别为纪念冰川发表了“颂歌”。与会者还特别敬献了花圈。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冰川学家马蒂亚斯·胡斯说,自1850年以来,瑞士已经有500多个冰川消失。他们中只有50个人有自己的名字。因此,今天记忆中的毕达哥拉斯冰川不是瑞士第一座消失的冰川,但可以说是第一座被彻底研究过的冰川。

“冰川”通常指存在于极地或高山地区的天然冰体。在冰川形成的地区,终年降雪和积雪的速度超过融雪的速度,一些巨大冰川的形成可以跨越几个世纪。冰川的大小没有明确的标准。国际惯例通常将覆盖10万平方米的冰体视为“冰川”。据科学家称,毕达哥拉斯冰川早在1893年就被纳入冰川监测系统。受气候变化的影响,它在2006年开始迅速融化。仅在十多年时间里,它就“蒸发”了80%到90%,面积只有26000平方米,“不到4个足球场”。瑞士气候保护协会负责人德·贾科米(De Giacomi)表示,从科学角度来看,冰雪成分的大量流失已经使皮特佐尔失去了“冰川”属性,成为瑞士学术界正式“宣布死亡”的第一座冰川。

德·贾科米(De Giacomi)说,它的消失具有极大的警示意义:瑞士80%的冰川大小相同。如果现在不采取措施,毕达哥拉斯的命运可能代表瑞士冰川生态的未来。瑞士报纸《新苏黎世》称,瑞士研究人员4月份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阿尔卑斯山上的冰雪可能在80年内完全融化。冰川的消失将严重影响瑞士旅游业,并可能导致各种自然灾害,这对瑞士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瑞士已经开始采取各种措施拯救冰川,包括用布覆盖冰川和制造人工雪。

全球冰川加速融化

冰川变化是环境科学家研究气候变化的重要参考。它们直接影响人类农业灌溉、日常供水、动植物生态和海平面高度。据《国家地理》杂志报道,全球冰川生态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自1912年以来,被称为“非洲屋脊”的乞力马扎罗山(Mount Kilimanjaro)的冰川成分一直在不断萎缩,到2009年已经减少了约85%。学者们早在10年前就警告说,“赤道雪山”的奇迹可能会在2022年完全消失。“世界屋脊”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学者预测喜马拉雅山脉中部和东部大部分地区的冰川将在2035年消失。

德国之声称,瑞士不是第一个为冰川举行“葬礼”的国家。2014年,冰岛奥基库尔冰川被宣布“死亡”和“700岁高龄”。今年8月,冰岛政府为这座冰川举行了“国葬”——冰岛总理雅各布·斯多蒂尔(Jacob Sdottir)亲自出席了仪式。奥基库尔冰川的“墓志铭”具有重要的警示意义:“这是为了纪念该国第一座失去冰川地位的山...在未来200年,我国所有的冰川都可能面临同样的命运。”

在科学家看来,类似的活动具有很大的教育意义:因为对普通人来说,“气候变化”的概念往往不过是一堆“可怕的数字”和“复杂的科学模型”,但这种形式的活动可以让人们直观地感受到气候变化的危害。

在气候问题上很难达成共识。

毕达哥拉斯冰川“葬礼仪式”的第二天,2019年联合国气候峰会以“抗议之声”不可思议地开幕。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自上周五以来,大规模的气候抗议已经在世界许多地方爆发,涉及墨尔本、柏林、纽约和孟买等国际大都市,共有数百万人参加。瑞典气候活动家纽伦堡“呼吁”了这场全球运动。有争议的小“气候斗士”声称这是“历史上最大的气候袭击”。21日,在法国巴黎举行的气候示威很快演变成大规模暴力事件。当地无政府主义者加入示威游行,放火,不分青红皂白地砸商店。法国警方向暴力人群发射烟雾弹,逮捕了160多名罪犯。美国气候组织甚至更准备在当地时间23日发起“华盛顿站”运动——封锁街道和通勤,行动时间与气候峰会同步。

然而,公众认为很难就联合国设定的减排目标达成共识。英国《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称,日本、澳大利亚、南非等仍支持使用煤炭的国家没有资格在会议上发言,因为气候峰会的组织者只会允许宣布新减排目标的国家,或者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就在许多国家的元首22日赶到纽约为会议做准备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也参观了俄亥俄州的工厂,明确表示他们希望“高调缺席”。

一些媒体评论说,当前各国气候事业的“碎片化”将不可避免地让气候倡导者失望。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学者尼古拉斯·斯特恩直言不讳地说:“我认为在现阶段我们不能指望有重大突破。”

吉林11选5 湖北十一选五 极速牛牛app 吉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