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新闻网正文

视频|90岁于漪获“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她说:我是草根

2019-11-05 21:13:46 阅读量:4997

原标题:视频|90岁于漪获“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她说:我是草根

日前,习近平主席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予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的决定,签署了授予42枚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的总统令,该决定是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十三届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下午表决通过的。

其中,上海杨浦高级中学特级语文教师、名誉校长“改革先锋”余一荣获“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在过去70年的教学中,他发表了400多万字的论文和专著,并举办了2000多堂公开课。这些数字简要描述了“走出教室的人民教育家”的教育感受。

刚刚从疾病中康复的宇易仍然关心基础教育。她说教书育人不是一个技术问题。教学应该带着理想的感情和责任感进行。教师在传播知识的同时,还应该传播思想,传播真理,点亮孩子们心中的明灯,使他们真正有能力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是教育质量最根本的地方。

教育应该“眼中有人”走进学生的世界

教师应该在传授知识和培养能力的同时,向学生传播理想和良好情感的种子。只有这样,孩子才能清楚地定义人生奋斗的方向,人生的意义和价值,理解人生的底线,有追求的目标,有生存的能力。我认为这是一个好老师应该尽全力去做的。

-宇易

至于“好老师”的定义,余一一直有自己的看法:一个老师把一个20多名学生的班级教好并不罕见,但是把每个学生教好确实是极其困难的。要成为一名好老师,一个人必须有能力进入学生的生活世界和思想世界。

为了研究学生的精神世界,余一在他十几岁的时候,甚至研究过周杰伦和朱桓公主。因为她发现年轻学生被周杰伦和朱桓公主“吸引”。然而,学生们发现很难与宇易喜欢的韩红的“青藏高原”和腾格里歌手的“天堂”产生共鸣。甚至有些学生直言不讳地说:“周杰伦的歌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所以学习还是不喜欢都很好。”

这震惊了宇易,他一生都是老师。“我为什么没想到这一点?我们离学生有多远?”在余一看来,要成为一名好老师,一个人必须懂得如何与孩子交流。“教育不能凌驾于他人之上。一个人必须看着别人,进入学生的世界。”

走进学生的内心就是点亮一盏灯。回顾几十年的教育生涯,余一深刻认识到教育质量是教育的生命线。所谓的“教育质量”不是学生考试的分数或某个科目的成绩,而是受训者的素质。

在近70年的教学中,余一见证了新中国基础教育的跨越式发展。“建国初期,全国80%的人口是文盲,平均教育水平为1.6年……”经常想起改革开放前的基础教育,老人总是热泪盈眶:“你不明白,改革开放前夕,我去看金山乡学校的班费是多少。每个班只有一名老师被分成两支粉笔,学校门口甚至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因此,教师应该用他们的生命歌唱,把他们的理想情感传递到孩子们的心中,让学生明白他们的责任。

语文教育应该培养有中国心的现代文明人

语文教育不仅是德育和智育,也是美育。宇易认为一个优秀的语文老师应该是艺术家和诗人。教师应该让学生享受美,首先,他们应该能够感受美,创造美。宇易非常自觉地追求课程的审美境界。她的班级带着飞扬的激情、优美的语言和精神交流把学生带入了审美世界,受到了美的熏陶和洗礼。

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张汝伦。

闸北二中前校长葛启宇是宇易60年前教中文的“开门弟子”。“老师讲课的语言就像诗歌。上她的课是一种艺术享受。”宇易总是让学生在课前预习,给学生留出足够的时间在课堂上思考。在老师的指导下,每个人都会大声问很多问题。她总是面带微笑地仔细听着。

当时,葛启宇也发现了一个秘密——学生说话时,宇易经常用粉笔在讲台的角落写几个字或符号,有时还擦桌子上的字。原来,这正是宇易巧妙教育方法的体现。她认为教育应该针对不同的教学对象。只有用钥匙打开锁,写下问题,针对学生的不同情况,她才能启发思考,帮助解决问题。

新世纪,余一提出中国学科应“德智合一”,即充分挖掘学科内在的教育价值,将其与知识传授能力的培养相结合,教学生三维,全方位育人,真正实现学科主渠道和课堂主阵地的道德修养,增强教师的道德修养能力。这与现在强调的学科核心成就完全一致,并赢得了全国的认可。

杨浦中学1966年高中学生、师东医院前院长曹中柱(音译)表示,课堂知识教育与关于如何言行的理想道德教育相结合,是教师一贯的教学风格。曹忠柱举了两个例子:当时,学生们经常在“染料”中写“九”的“药丸”。宇易说:“染坊不卖药丸。”这样,就不会有学生写错了。另一方面,当范仲淹写《岳阳楼的故事》时,宇易热情地讲述了作者不喜欢事物或为自己感到悲伤的故事。先为世界担忧,后享受世界快乐的宽广感觉。尤其是范仲淹被降职后对国家忠心耿耿的高尚品德。这些话至今仍留在我的耳朵里,并使我通过潜移默化建立了这一理念和精神。”

她是教师发展的“铺路石”。

她不仅是一个非常罕见的“思想家”,也是现实改革的“礼物”。这种与时俱进的现实关怀使她的思想根深蒂固。即使在晚年,余一老师仍能感受到时代的脉搏,并作为一名人文知识分子履行他神圣的职责。他从不停止写作,不知疲倦地教人们。她呼吁我们:“进入一个新时代,面对新的挑战,大多数中国教师需要思考和做一些新的事情。勇于先锋,积极探索,积累经验,开拓创新。”

——方樊植,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与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委员。

宇易一直自称是“基层教师”。除了不断推动语文教学和培养后备教师的发展,这也是老校长的突出贡献之一。

1984年秋,根据上海小学教师培训的需要,在杨浦中学的基础上,恢复了以余一为校长的第二师范学校。作为二年级的第一名毕业生,布健回忆说,当年,余一要求女生剪短头发,不准烫发,定做制服,这在学生中引起了很大的震动。特别是,第二组的80%以上的学生是女生,没有女生流泪或剪掉长发。然而,当卜坚拿到制服时,他发现制服的风格并不是说在当时,甚至是今天,它都受到学生的喜爱和喜爱。当时,二科学生穿着校服和校徽一起旅行,成为路上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宇易用校服成功地塑造了师范生的社会正义和自律形象。

1985年,第二师复课的第二年,学校开设了第二门外语——日语。卜健被选为日语选修课。经过层层选拔,卜坚被选为短期赴日留学的两名学生代表之一。“为中国学生赢得荣誉”,宇易主席出国前的动员一直是布简出国期间的纪律。“余一老师关于开放学校和加强国际教育交流的想法是超前的,具有深远的影响。”

从三英尺高的讲台上退休后,宇易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培训年轻教师上。她列出了一份四页的详细清单,列出了她近年来参加的不少于30项大型教育活动。她特别提到,她向中青年教师骨干培训班讲述教师道德和专业实践已经有八年了。此外,还有许多教师培训活动,如“平台上的名师”、“课堂上的新人”和“课堂上的见习教师”。

选择高站着,宽走着,深思熟虑——有些人用这12个词来评价余一的教育事业。“虽然我已经老了,但我仍然像年轻人一样雄心勃勃。为了让我们的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我们必须坚持一个勤奋节俭的好老师的职责"!

作者:张鹏编辑:张鹏

视频剪辑:李·陈艳

声明

这段视频只是为了促进信息的传播。如有任何信息错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通过wenhuiapp@163.com联系本网站并附上相应的所有权证明。我们将及时更正并删除它。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