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新闻网正文

这是政变!特朗普和蓬佩奥深陷“通话门”,急着找理由躲避调查

2019-11-05 18:38:04 阅读量:4002

原标题:这是政变!特朗普和蓬佩奥深陷“通话门”,急着找理由躲避调查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乌克兰总统泽兰斯基的“召唤门”事件继续燃烧,特朗普面临弹劾,现在连强大的美国国务卿庞贝也深陷其中。

《华尔街日报》援引美国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庞贝是特朗普与泽兰斯基电话会谈的目击者之一。几天前,美国众议院三个委员会向庞贝发出传票,要求他在10月4日前向国会提交弹劾特朗普所需的乌克兰文件。

总统和国务卿一个接一个地深深卷入了“电话”。有趣的是他们的反应。长安街州长指出,庞贝当地时间10月1日写信给众议院,称“由于时间不够”,无法满足三个委员会对总统弹劾调查的要求。那天深夜,特朗普说,“这不是弹劾,这是政变!

美国总统特朗普

《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庞贝是听到电话对话的高管之一。然而,尚不清楚国务卿是否参加了两位领导人之间的讨论。

文章称庞贝参与电话对话是弹劾程序中的矛盾之一。

9月25日,白宫发布了美国-乌克兰总统7月电话会谈的速记文本。根据速记文本,特朗普要求泽兰斯基调查布里斯托尔集团(Bristol Group),该集团的儿子亨特是董事会成员。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可能是特朗普在2020年选举中的主要对手。

当“召唤门”出来时,世界舆论一片哗然。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9月24日宣布,众议院将对特朗普展开弹劾调查。

庞贝

庞贝没有想到他会参与“传呼门”。然而,面对美国众议院三个委员会的要求,庞贝傲慢地回应道:没时间了!

庞贝在信中表示,由于三个委员会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他无法安排国务院相关工作人员出席议会听证会,三个委员会的要求“不切实际”。

庞贝在同一天的社交媒体帖子中表示,三个委员会的要求是“企图恐吓、压迫和不公平地对待国务院的优秀工作人员”。

庞贝强调,“我不会容忍这种战术。我将使用一切手段防止和揭露这种恐吓。”

庞贝认为他是“国务院的杰出工作人员”。他认为这是逃避传票的原因。出人意料的是,众议院的三个委员会也不是素食主义者。

庞贝拒绝配合调查后,三个众议院委员会的主席联名写信给庞贝,“任何阻止这些国务院官员在国会作证的行为都是非法的,构成弹劾调查的障碍”。

庞贝以“没时间”为借口,害怕给自己增加新的罪名。

与庞贝的语气相比,特朗普作为总统似乎更有信心。

10月1日深夜,据估计特朗普再也无法容忍对手因“极端压力”而一再弹劾他。他发了一条推特信息。

他在推特上发了一条叹息:“随着我每天学习越来越多,我得出结论,现在发生的不是弹劾,而是政变。”

特朗普推特截图

对手的目标是什么?特朗普在推特上继续说道,“其目的是剥夺美国人的权利、投票权、自由、第二修正案、宗教、军队、边界墙以及他们作为美国公民的天赐权利!”

州长指出特朗普最近经常试图转移弹劾的责任。

从他的推特上不难看出,他一再强调民主党的目标不是总统,而是美国人民。然后他把自己描绘成一个从民主党手中拯救美国人的英雄。

9月2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了他演讲的视频,并将其放在首位。他在视频中直接向公众发表讲话,称国会民主党人弹劾他的举动是“美国政治史上最大的骗局”。他呼吁支持他的选民团结起来,不要让民主党人“得逞”

10月1日,特朗普还在美国地图上发了一条更有趣的推文:“试试弹劾这个”,这张地图大部分是红色的(代表共和党)。

Cnn很快做了一个事实调查,并报道这是一张2016年选举的地图,特朗普获胜的地区用红色标出。然而,这张地图是错误的,一些应该是蓝色的地方(希拉里获胜)也被标记为红色。

根据这张地图,支持希拉里·克林顿的那部分人可能会回答:试试看!

由于参议院仍然由共和党人控制,弹劾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在美国历史上,只有1868年的约翰逊总统和1998年的克林顿总统经历了正式的弹劾程序,但他们最终都被宣告无罪。1974年,卷入水门事件的尼克松总统选择提前辞职,以避免正式弹劾。

从真正意义上来说,美国还没有一位因弹劾而被赶下台的总统。毕竟,弹劾总统不是普通的诉讼。程序复杂,时间长。因此,弹劾特朗普的结果仍不得而知。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弹劾对特朗普没有影响。

Bbc报道截图

州长注意到选举临近,“召唤门”不仅涉及庞贝,还涉及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外国媒体报道称,莫里森办公室承认,首相曾私下提议“协助并配合”调查。

不仅如此,据美国媒体综合报道,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Schiff月29日表示,国会正在寻求获得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的内容。我无法想象“呼叫门”的继续会造成什么样的国际外交地震。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卡里娃

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卡里瓦(Zacharova月25日表示,民主党的工作是让美国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9月29日,扎卡里娃再次回应称,特朗普与泽兰斯基的通话记录已经公布,这改变了该国与其领导人之间的关系。事件发生后,各方都明确表示,与美国的对话和会晤是危险的。